Searchannel 2018

培毅教練

大家好,又到了一年的尾聲。

今年真的很難熬,真的。很多事情都有巨大的改變,我相信業界免不了出現對我的閒言閒語,我有好多故事可以說。

2016到2017年的這兩年間,我開了許多動作優化的研習課程。坦白說,我並不是很滿意。從物理治療踏入運動訓練的這一刻起,承受許多教練的攻擊,不外乎認為「物理治療師不懂訓練」這幾個字。

我想因為這樣,當我2017年年底退伍之後,我又回歸健力訓練的原因就是如此。其實我也不是很喜歡健力,我純粹不喜歡健美那樣的生態,又覺得在訓練實務上,如果沒有一個能夠說服別人的東西,絕對會被很多教練批評。

所以我才選擇練健力。

體重54公斤,深蹲2.4倍、臥推1.4、硬舉2.3。我知道,還是會有人認為這個成績很差,根本不是練健力,還是會取笑我,但也沒關係。

我知道很多學生也是這樣,其實對訓練目標沒有很多想法。大部分人,可能只是出於朋友的一句嘲笑,就開始請教練、開始節食、開始努力運動。這一年裡,我慢慢釐清這樣的想法,思考著要如何幫助學生。

 

2018年有另一件特別的事情。

工作之後,對於身高不高又瘦的我,開始研究起訂製西裝。由於當兵整整一年實在太無聊,沒有什麼事情的時候,我就是研究衣服,Instagram到處看看別人的訂製作品。剛好有一次,看到朋友跟我說,有一個成衣品牌出了一件獵裝(Safari Jacket),價格不貴,也許我可以去試試看。抓緊當兵難得的放假,我到東區地下街的店面試穿了一下,結果最小的S號,我的肩線太寬、袖子太長,也因為衣服的布料和衣服結構問題,這是一件沒辦法改肩線的獵裝,只好放棄回家。

後來在我死纏爛打之下,朋友也跟訂製西服的師傅死纏爛打,終於說服師傅進行一次獵裝的訂製。畢竟師傅的觀念比較傳統,訂製西裝是日常工作,訂製獵裝就沒這麼簡單了。還好當兵花了超級多時間蒐集照片,也慢慢做出一套屬於自已的訂製獵裝來。

2018年參加一個西裝活動,就這樣,運氣很好的得獎。師傅也因為這樣,接了不少獵裝的訂單。後來也慢慢看到很多店家,推出更多獵裝的作品。

 

在這種小小的事情裡面,我得到滿多成就感。於是就在想,在訓練這件事,我要讓學生如何熱衷在訓練裡面。對於一個專門調整動作,物理治療背景的教練來說,學生真的很容易鑽牛角尖,一直卡在動作歪斜,不願意加重訓練。這種狀況也導致我一直被其他自由教練攻擊「我是一個只會矯正,沒有訓練的教練。」可是,當你知道學生的狀況的時候,事情真的沒有這麼簡單。

 

今年又有一次,在靠北健身界粉絲專頁出現匿名貼文,在說我的Instagram影片,「這個教練這麼瘦,怎麼當教練啊?」早在這篇匿名貼文出現之前,我就已經知道一些LINE群組也在偷偷取笑我是一個只會矯正的教練。我只是覺得,禮貌是個基本,明知道那些人背地故意嘲笑你,還是得點個頭,微笑打招呼。自由教練就是這樣,你沒辦法選擇跟你一起租場地教課的教練有哪些人。

 

我很感激一路走來的粉絲,都有把我的心情,還有我在訓練上的努力看在眼裡。我不是一個完美的人,很多事情都還有成長的空間。

 

今年我最大的感慨是,退伍之後,我又回歸了每天通勤桃園和台北的生活。一年下來,我發現軍中生活其實不這麼多不公平了。我在部隊裡,當的是班長,雖然志願役都是學長管不動,義務役比自己菜的也只有四個人,班長比一般的義務役要多做太多事情。雖然很累很煩,但是我發現,在軍中我可以很容易的信任弟兄。回到社會工作之後,即使自由有了,卻增加很多不信任感。我開始刪掉臉書以前加的教練好友,因為我沒辦法確定,為什麼限定臉書好友才能看到的貼文,會被截圖放在私人LINE群組裡面惡意嘲笑攻擊。

我想,寫到這裡,一些教練好友應該能理解,為什麼今年的我,比較封閉,調適心情花了我幾乎一年的時間,我才重新找回信任別人的感覺。我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需要就醫,不過,應該只是多慮了。

 

原本今年團隊新進的兩位物理治療師,也離開了一位。本來要加入的教練,也因為身體不適沒有加入。

尋動率幾乎是我的全部,今年年初請設計師畫了新的LOGO,目的是為了將來鋪路。我也不確定團隊什麼時候能成軍。在那之前,我想,還有很多事情準備。該寫的文章不會少,我只希望業界生態會有所改變。

不過,很難吧,因為未來踏入運動產業的物理治療師只會越來越多,到那個時候,我還能不能堅持理念,也是個問題呢。

-Sirocco Chang (2018.12.15)

 

每年回顧:

Perfect Combination 2016

Perfect Combination 2017

You Might Also Like